阿丽尔诗

一年前你最先给我风信子

2018.8.12 One Day in Chicago

关于离别,素来有许多几近固化的意象,长亭短亭,烟柳弦月,种种罗列铺陈,至多添几个合衬氛围的新词,就是离别的意味,圆满却孤单。总之不会是日光下的芝加哥城,密歇根大道的繁盛街景,“华丽一英里”上人群熙攘往来笑语盈路,对一辆又一辆呼啸而过的警车救护车熟视无睹,简直是愉快犯的大型集合体。

我在各种奢侈品店之间像灰鼠一样来回穿梭,盯住冰冷反光的大理石地砖暗叹,只好通过购入各类化妆品来泄愤。但是在兰蔻的玫瑰纹样中恍然瞧见千禧公园的音乐厅,野花在旁寂静地如烟弥散。还有辽远壮阔的湖景,一只白鸟展开翅膀平稳滑过我们头顶,等我手忙脚乱拿出手机要拍照时,已经飞走好远。一个骑单车的大叔原本无事,经过我身边时由于未知原因倏忽间人仰马翻,差点拖着我一起滑进湖里。

这样说来,这城市依旧有离别之处可取,依旧有永恒之物在某个公园、某处阴暗天桥、某个街角、某只鸟掀起的羽根下酝酿着往生。于是所有自以为新奇都不再新奇,自以为矜高都不算矜高,所有绵长咏叙都转瞬即逝。“我见日光之下并无新事”,都是虚空,都是捕风。我与你,终究还是在这日光下的芝加哥说尽离别了。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