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丽尔诗

一年前你最先给我风信子

2018.7.22辛辛那提

在酒店房间的抽屉里找到两本书,《圣经》,还有《摩尔门经》。不敢想象,我甚至更快认出了后者,深蓝色仿皮封面上暗沉的烫金标题,尽管我不曾翻开来仔细阅读。

大概是四年前的事情,同样是某个无铭的夏日,她去到美国另一个州,给我带回一本中文版的《摩尔门经》。她给我发消息,说找到一个特别适合你的礼物,句尾恶意卖萌的波浪线和颜文字间悬挂着摇摇欲坠的希冀,电波跨越太平洋来破坏我的视界。而那本书辗转到我手上却是三个月之后,在同一座城市、同一所学校,难见,难开口,我们明明曾经那样亲密无间。

现在换我走在俄亥俄寂静的小路上,脑中复习着今天新学的美式笑话。很不幸的,我早已不会再像某个乡村教会的新人传教士一样涨红脸、急急地向别人传述某本经书;也不会恨她恨得忘掉所有训诫的箴言,用尽平生力气咬牙切齿在心里对天发愿。

晚钟响了一遍又一遍,夜幕终渐四合,路边的雏菊被压得弯下腰,花瓣在风中泠泠,覆上一层薄薄的蜡质光泽。这条路那样寂寥,没有这花我怎么走过。

“你甚美丽,你甚美丽,请为我停留。”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