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丽尔诗

一年前你最先给我风信子

Day9:三圣人的旅程

第一位圣人:

“我从东科克尔村出发,没有半点负重,肩上搭着空空的行囊。我害怕路上会没有食物果腹,或者没有武器来抵御敌人,所以我把路过一切能够利用的东西全部塞进了行囊里。我把果园里每一棵苹果树上最大、最饱满的苹果都摘下来,抱了满满一怀;我借来斧子砍下五百岁的洋松树,把树枝削成长矛和弓箭,用野马的鬃作弓弦,再从山谷废弃的矿洞里挖来铁矿石,用剩下的木头生火,炼成一柄最朴实也最锋利的铁剑,用蛇藤绑住斜背在背上。有了这些我才敢继续上路,去劫掠丝绸之路上东行的商队,拿走他们的奇珍异宝,在南海的焦岩上诱捕人鱼,逼迫她们流下珍珠眼泪。我用珍宝换钱财,将珍珠和珐琅装饰在剑柄上,用朱瑛点缀帽子。做完了这一切,我才敢大摇大摆走在大路的正中央。”



第二位圣人:

“我走进了溪山城,这里的人民厌恶外来者,对我吐口水,想把我赶出去。我拔出剑,他们就立刻噤声,沉默地让出一条路来。我走过去觉得很伤心很孤独,于是我跪下来,求他们接纳我,让我成为他们的朋友。他们都不说话,只是奇怪的看着我,一个老人对我摇头,说你和我们不一样。我问哪里不一样,请务必告诉我,好让我竭尽全力去改掉。他说你的灵魂太沉重,如果我留在溪山城,会把土地压得下陷,那样溪水就不能从山上流下来了。于是我前往东方的国度,在那里我碰上了一位美貌的、法力高强的好巫女,她给我一把蛇皮做的匕首,让我在月圆之夜割下自己的影子,如此可以摆脱灵魂。但是那天夜里有百鬼在我的天花板上唱哀歌,我吓坏了,没能割下影子,反而在心脏部位戳了一刀。我的影子哭着问我为何要在旅途未尽时就绝情如斯离弃故人。这次的伤害使我再也无法在旅途拥有方向感,因为心脏是掌握方向的地方。我只能漫无目的地流浪。”



第三位圣人:

“因为没有了方向,我到了很多地方。有的地方的人民每日征战不休,有的地方的人民信仰着一面据说有魔力的镜子而快乐地生活在一起。市井无赖欢迎我的到来,帝王公侯把我赶出他们的城邦,智者哲人见了我直摇头,游吟诗人拨动七弦琴,为我絮絮唱出一首祝福的歌谣。我的珍珠和珐琅被抢走,我的朱瑛帽子被摘去戴在马戏团黑熊的头上,在钻火圈时被燎焦了半边羽毛。我的鞋子穿破,我的衣服也被扯得稀烂,衣不蔽体穿过皇宫与法庭。最后走到荒野上时我完全是赤身裸体,光着脚走在沙砾路上。这时我的灵魂痊愈了,它对我说,好了,我已经离开你这么久,现在该回来了。你可以往任意一个地方走去,无论哪个方向都将是你的方向,你会获得新的华服与宝剑,进入新的城邦并称王,因为你的一无所有是一路靠双手掘路前行而获得的最昂贵的财富。”




“后来呢?”我问。

“后来我们都变成了你。”三位圣人异口同声地说。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