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丽尔诗

一年前你最先给我风信子

【all瑶】恋与敛芳尊

狗血烂尾私设ooc慎入
随便抖个机灵,拒绝撕逼




金光瑶把书包顶在头上,冒着细雨一路小跑冲回宿舍。一进寝室,他把书包往床上一甩,用脚尖勾出椅子一屁股坐在书桌前摸出手机点开游戏,连鞋都来不及换,其动作之行云流水甚至正在吃鸡的室友都不由得微微侧目。

 

“哇塞瑶瑶你……又要给四个野男人打电话啊。代码作业写完了?”

 

金光瑶嗯了一声,头都没抬,很明显这种状况下就算问题是“你有没有去过夜店勾引男人”他也会毫无自觉用“嗯”来回答。

 

但是室友明显没打算这么放过他,啪的一声合上笔电贱兮兮凑过来:“学霸帮帮忙做下大数据作业呗~反正你上个月就预习完了肯定就是随手一挥恩泽一下我们嘛……”

 

游戏页面正在加载,金光瑶逼不得已抽空赏他一眼:“迅速滚,别碍着我和老公聊天。”随着熟悉的粉色系少女画风背景街道出现,轻快活泼的BGM响起,他不由自主咧出一个兴奋的笑容,率身沉入游戏世界,自动切断与外界一切联系。

 

“别啊瑶瑶!聚聚!!瑶大佬!!”室友的哭喊声犹自断肠。奈何金光瑶已然进入怀春少女mode,又有几个怀春少女会在意代码和大数据呢?

 

 

 

金光瑶,计院拼命三郎型学神,天然基佬一枚,目前无三次元恋爱经历。

 

实在怪不得他恶意缩减女孩们的男朋友资源,如果你也身为男生却身材娇小,腰肢纤细骨骼伶仃,面容清秀明眸善睐,通宵肝作业也无损白皙皮肤和乌黑柔发…………以及学计算机…………那么你也一定会成为一个弯成蚊香的可爱男孩子。

 

坐拥如此优异的条件却从来没有谈过恋爱的金光瑶,有一天晚上终于不堪受辱,在室友们的日常嘲讽中爆发了:“不就是没有过男朋友啊?!说的好像你们谁有似的!!”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江澄像看白痴一样看他,缓缓开口:“我们中间到底哪个是基佬?”

 

魏无羡在旁补刀:“没有过,那个过字,好生伤心哟。”

 

一般情况下,金光瑶此时只有拿出专选课笔记威胁这帮傻叉闭嘴,不免陡生一种“此生只能与代码之神长久相伴”的悲凉之感。但是!自从那个名为“恋与敛芳尊”的游戏出现!!金光瑶的世界彻底改变了!!

 

这个别名“氪与非洲人”或者“四个野男人”的女性向RPG恋爱手游一经推出,迅速受到广大女生和基佬们的狂热喜爱,一时间集体怀春,人人氪爆。一款受欢迎的游戏必定有其旁人不及之处,这款游戏的脚本文案想必是惯读各类武侠修仙恋爱网文,所以剧情格外引人入胜:仙家名门私生女自幼流落市井,尝尽人间悲苦之后决心自己打拼,通过卧底敌方、斩首魔头重返本家,获得封号“敛芳尊”。随后用尽种种手段,通过层层考验,一步步揭开阴谋谜底,最后嫁得如意郎君,登上高位。当然,剧情仍在不断更新,这个结局是玩家猜测的一种版本:毕竟只是游戏而已,女主角儿时命运如此凄苦,奋斗历程催人泪下,不少人写邮件向官方反映,希望能有个幸福美满的结局。

 

抛开剧情不说,这款游戏的主要卖点——四个“野男人”,性格鲜明,各有千秋。与女主角结成义兄妹的两位:大哥“聂怼怼”聂明玦,嫉恶如仇,对女主要求甚高,开口能把你骂的一愣一愣,其实无一不是在关心、忧虑女主;二哥“蓝苏苏”蓝曦臣,人如其名苏到窒息,琴箫双能,文武皆通,迷倒万千仙子却只钟情女主,举手投足间就能把人撩进急救室(蓝夫人语)。另外两位,好友“薛美美”薛成美,有些小坏坏的少年人设,比女主还要小几岁,几分恶质的甜言蜜语击中不少老阿姨的少女心;下属“苏汪汪”苏悯善,忠犬属性不能更贴心,嘘寒问暖鞍前马后,一见钟情的戏码也是很多人的心头爱。

 

金光瑶对于网上那些撕逼的“薛夫人”“聂夫人”等等嗤之以鼻,“没志气,只泡一个算什么好0!”转身便投入了四个男人的怀抱之中……点开羁绊,欣赏了一下前天十连抽到的蓝曦臣sr新卡“暗度陈仓”,金光瑶深吸一口气,把手机平放在桌上,整理衣领双手合十放在胸前,只恨不得先去净手一番——然后庄重点开“千里传音”。

 

蓝曦臣的声音响起,比后来的剧情中多几分青涩,却不失润朗温和:“阿瑶,有什么新情报吗?”

 

“泽芜君,近日温若寒从兰陵方向抽调骑兵,快马赶往清河战场,预备在赤锋尊行军必经路上从后方突袭粮草,请务必通知。”

 

“情报是否可靠?”

 

“昨夜温若寒密室内传令给亲信,我已知晓他们的加密符文,立侍在侧时听得了全部。”

 

“好,辛苦阿瑶了,我这就去知会明玦兄,叫他千万留心。现在公事已了,阿瑶,温家近来可有为难你?”

 

“没有,温若寒待我如亲女一般……多谢泽芜君关心。”后半句金光瑶跟着喃喃念出声。

 

“你孤身一人深入敌方,须万事当心,切莫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那声音有几分犹豫,“阿瑶,虽然身为一宗之主这样说有些自私,但我还是希望……在遇事时,你要以保护好自己为先。”

 

卧槽天哪啊啊啊啊这太苏了吧……金光瑶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心口。

 

然而女主比金光瑶冷静:“嗯,谢谢……但是,无论如何,阿瑶都不会出卖大家来保全自己的。”金光瑶一脸冷漠看着女主装逼,啧啧啧好一朵白莲,要不是知道这是个有后续的玛丽苏游戏,谁会蠢到不先保住自己啊。

 

带着笑意的声音又传了过来,打断了金光瑶的吐槽。“恩,你要记住,无论遇到什么事,我总会站在你身后的。等我们胜了温家,我亲自到岐山来接你,把你的功绩昭告全天下,让你父亲也看到……你是他最值得骄傲的女儿。”

 

真不能怪我泪点太低,金光瑶用手指悄悄抹开湿润的眼角,四下看了看,无人注意到他这边的状况。要怪就怪这个蓝曦臣的话实在是直击灵魂,戳中了女主内心最敏感的地方——忍辱负重卧底岐山,为的不过就是一笔功勋,足以让那个混账父亲认可的功勋。蓝曦臣的这份许诺,不啻是如履薄冰、胆战心惊的卧底生活中的一缕光,支撑着他走下去的希望。

 

千里传音结束,金光瑶调整一下情绪,忍不住又跑去欣赏了一下那些已经升满级进化的ssr卡,薛成美的“同命相惜”,聂明玦的“清河初遇”“岐山冰释”,还有苏悯善的“不忘之恩”。点开千里传音旁边的书信往来,查看聂明玦的来信:

 

“三妹,展信佳。听闻今日金麟台将举办清谈会,望勿要再动上次那般诡计心思,应时时自重,与薛成美那般恶劣之徒断掉来往。多行正道,自然得人称赞,歪门邪道万不可取。清谈会当日我将携怀桑前来,见面时再细谈。兄明玦”

 

当真是颇具聂明玦风格的一封信,短短数行字几乎全是训怙之词,全篇充斥着父兄般严厉的关切简直快要溢出屏幕……但是有种蜜汁爽感是怎么回事?金光瑶想起微博上那些女孩子们的尖叫“大哥再骂我一次!!”不由得抖了一抖。

 

又听了一遍薛成美恶意满满的“瑶瑶~最近有没有想我呀~哎我又给你闯祸啦~”,看了苏悯善的日常工作报告和日常忠心剖白,金光瑶感觉自己被爱情光辉笼罩,终于心满意足关掉手机,在椅子上伸了一个舒服的懒腰,起身去了澡堂。

 

 

 

 

结果,沉浸在纸片人带来的虚幻粉红色泡泡的后果就是,当金光瑶洗完澡抱着脸盆推门进入宿舍的一刻,脑袋里唯一蹦出一个词“三司会审”。

 

剩下的三把椅子呈三个不同的方向摆在金光瑶桌前一圈,分别坐着他的室友江澄、魏无羡,以及从隔壁宿舍叫来的亲兄金子轩。这三个人能和平友好共处一室的时间屈指可数,金光瑶很想把眼前这一幕拍下来,但是三人皆是面色凝重,金子轩还煞有介事招招手:“阿瑶,你过来坐着,我们有事情和你谈谈。”

 

“干嘛……?”金光瑶本来不想搭理,迫于这个阵仗只好放下脸盆,慢吞吞走了过去。魏无羡把他拉到椅子上坐好,金光瑶警惕地环视一周:“别说是因为不借你们抄作业准备对我人道毁灭……”

 

“不是不是,”魏无羡干笑两声,“我们怎么会因为那种小事对同学做出如此残忍的事呢,对吧江澄?我们今天,主要是,想和你严肃谈一下,你的,呃——”

 

“你的虚假恋爱问题。”江澄接话。

 

尴尬的沉默之后,金子轩先开了口:“阿瑶啊,虽然你可能不太愿意承认,但是我呢,确实是你的亲哥哥……”

 

“我和晚吟也确实是你的小舅子。”魏无羡插嘴。

 

金子轩赞许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继续转向金光瑶:“总之我们一致认为有这个义务来关心一下你的心理健康,或者说,提醒一下可能存在的问题。”金光瑶稍微翻了个白眼,不愧是学法的,陈述起来一套一套的。

 

“阿瑶,你最近是不是对那个游戏关注过头了?”金子轩终于说到了正题上,“再怎么对你好,说到底也是虚假的人物,没办法真正给你恋人的关怀。其实你嫂子也跟我说过这个事,她们那边有女孩子玩这个玩得和男朋友分手的……可见这个游戏给人造成的心理影响力之大。”金子轩循循善诱,“你想想,玩了这个游戏之后你是不是比以前对身边事物感知更加迟钝了?”

 

金光瑶满头黑线刚想反驳,魏无羡在一旁怪叫:“绝对有!上周课上你的代码写错不是还被老师批评了吗?那个号称徒手千行无bug的大学霸呢??”

 

“那是人家帮你写的作业,老师骂的也是你。也总比缺交作业好。”江澄无情揭穿。

 

“……你们平时都是压榨阿瑶给你们写作业的?”金子轩已经站了起来,看上去准备动手了。

 

从小到大,这三个人只要一言不合,立刻就会把原本正在讨论的严肃话题忘个一干二净,撸起袖子就地上演全武行。眼看事态要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金光瑶赶紧站起来制止已经在聚众斗殴的路上狂奔而去的三位好汉。“等下等下——我说,谢谢几位关心,我没有每天给魏无羡写作业,也没有沉迷游戏。”才怪呢。但是万年和事佬扯起谎话来就像吃饭睡觉一样自然。

 

“那……阿瑶你以后还是少玩些那个手游。”金子轩想了想,又放心不过补上两句,“其实你可以去加入阿澄他们的游泳队,我觉得脱单几率还是蛮高的,大家经常不穿衣服一起训练对吧?你看上了哪个小哥哥,只要一句话,我们保证把他给你追到手……”

 

金光瑶抓起桌上的纸巾盒甩手扔过去:“滚!你就放心吧哥哥,我打一辈子光棍也不会到他们莲花坞游泳池去钓肌肉男的!”

 

金子轩看起来好像有被那一声“哥哥”给萌到,开心地哼着小调回去了。

 

 

 

 

 

晚上睡觉前金光瑶抓着手机侧躺在床上,手指覆上HOME键,踌躇半晌还是再次点开了游戏。

 

他何尝不知道这一切不过是梦幻泡影,梦醒时多少孤独,一分不减全部层层拥围过来,灌入口鼻缺氧窒息。他是那么优秀,甚至可以亲自动手将这几个人的数据拷贝到硬盘中,即使游戏停运也可以一直活在自己的电脑里。可那些脉脉温情不是给他一个人的,义结金兰的不是他,许下的誓言,无言的守护,全都停留在那几个数据库中,哪怕一步都无法突破这壁障。

 

但是有一股夙积心头的气,难以摹状、无处发泄,在这个游戏上找到了出口。没有几个人知道,金光瑶儿时际遇与女主角有几分相似,被抛弃的母子俩相依为命,他度过了没有父亲的困窘童年。其中苦涩自不必说,即使全盘托出也没有谁能感同身受。

 

后来母亲虽然已经病逝,自己却有幸回到父亲家中,如今亲人朋友在侧,对他来说已经是不可名状的幸福。偶尔在欢乐的聚会中突然沉默,或者夜半时分从温暖的被窝中醒来,他甚至害怕自己的人生也不过是在一场游戏中,游戏的主人公历经苦难,所以理应得到幸福。现实生活是不会这样的,更多的人受苦一辈子,最后凄凉死去,连寄予全部希望的来生也一眼都未能瞥见。

 

金光瑶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脸颊,自嘲了一会儿多愁善感。明天还是把游戏删掉吧,这样想着他的意识渐渐沉入梦乡。

 

 

 

 

 

 

 

也许是因为还有几分不舍,或者临睡前思虑过重,这天晚上金光瑶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真的是游戏里那个敛芳尊,出身勾栏,在云梦街市的污秽和秦楼楚馆的脂香淫声中长大,身体里流着仙家名门的血,两肩上压着母亲的殷切期盼。

 

母亲病逝,他将一个小小的珍珠纽扣攥在怀里,从云梦风尘仆仆赶至金麟台下,在兄长生辰宴会当天被一脚踹下五十级雕花砌玉的台阶。

 

后来他果真在清河战场上遇到聂明玦,卧底岐山斩首温若寒,风风光光认祖归宗,被人迎上那曾经高不可攀的金麟台。在那里他与两家宗主义结金兰,从无名小辈孟瑶变成了敛芳尊金光瑶。他有四个熟识的朋友,义兄聂明玦、蓝曦臣,挚友薛成美,下属苏悯善。

 

但是这次,不一样。聂明玦一身正气却顽固执拗,一切以自己的正义为中心,从来不会考虑金光瑶的处境与感受。蓝曦臣温和谦逊却只是出于教养与蹩脚的善良,仿佛隔着一层纱的温柔。薛成美与他同命相怜但风格迥然,行事冲动不计后果,二人止步于利用关系难以长久相伴。苏悯善忠心不二却局限于感恩,两人连平视对方都无法做到。

 

到头来,他始终是孤身一人。

 

世路叵测,人心险恶,他踽踽独行,步履维艰。既然是孤身一人,那么也没有什么好顾虑的。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白净的两只手上沾满鲜血,他始终微笑着除掉一个又一个障碍,入主芳菲殿,登上仙督之位。

 

再后来,东窗事发,身败名裂。往事如浮蜃楼阁支离破碎,故人风流云散,他自己亦是为正道所诛,众目睽睽之下结束了可悲可笑的一生。就连魂魄也被压入棺内,永不超生。

 

 

 

 

 

 

凌晨时分,金光瑶从床上惊醒。有冰凉的泪水顺着眼裂流入发间,他全身酸痛无力,仿佛真的刚经历了一场完整的人生,过于疲乏,以至于连抬手擦掉眼泪都做不到。

 

恍惚间有人伸手替他完成了这项工作,随即这只手覆上了他的额头。属于陌生男人的气息笼罩下来,金光瑶张了张口但是没能发出声音。“怎么样?”旁边有人压低了声音问。

 

“是有一点低烧,估计还做了噩梦。”一个离他更近的低沉声音回答道。

 

难怪感觉眼泪那么凉,原来是脸颊在发烫——等等,这两个声音怎么听起来有一点耳熟?不对,重点难道不是为什么半夜三更有陌生男人(还不止一个)在他床边吗??

 

出于这个恐怖的认知,金光瑶生生被吓的强行撑开了眼皮。“谁……?”他艰难地扭过头,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男人的平坦胸膛——胸肌十分之大,快要撑爆衬衣。再往上看,那张明明十分英俊,却煞气纵横能止小儿夜哭的脸,而且这张脸的主人恰好也在俯视着他。

 

“…………”金光瑶默默闭上眼睛重新转了回去,用被子蒙上了头决定再睡一会儿。开玩笑,不论谁大晚上醒来看到游戏里的老公出现在自己床边,都只有惊悚没有惊喜的好吗!!

 

“起来。”那个声音凑到了他耳边,隔着被子仿佛也有热气袭过来,金光瑶只觉得一双铁箍一样的大手扳住他的肩膀把他往上提。“苏悯善去冲退烧药了,起来把药喝了再睡。”

 

另一个声音:“阿瑶醒啦?先热敷一下吧……”清朗温润略带担忧,同样是熟悉得令人害怕。

 

这还不算完,紧接着少年音响起:“啧啧,小矮子你这体质也太弱了吧,动不动就感冒发烧的,以后还要怎么陪我们玩♂~”

 

“闭嘴!”聂明玦用极具威慑力的眼神成功让薛洋闭上了嘴,后者耸耸肩表示不屑。

 

金光瑶:……………………

 

该不会是耍游戏耍到石乐志,金光瑶很想告诉自己眼前的一切都是幻觉,但是聂明玦还扶着他的肩膀,手臂饱满的肌肉隔着一层轻薄的睡衣贴过来,蓝曦臣拧干一块毛巾正准备放在他额上。这要是幻觉的话,他金光瑶就该进精神科重症监护室了……

 

何况心底又一个更小的声音在欢呼,在喟叹,在祈祷这一切不要离去。

 

“等等,你们是——”

 

“我们?阿瑶烧糊涂了,昨晚我们不是还聊过天吗?”蓝曦臣笑意盈盈。

 

“不对,为什么——”

 

正好苏悯善冲好退烧药,走过来把杯子塞进金光瑶手中,“我们也想过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只能这样解释——金公子你和游戏的相性特别高,投入的感情格外真实,而且我们的数据已经完整到可以建立一个独立人格,所以你的意念力使我们脱离数据库,跳转到了三次元空间并且出现在你们身边。”看了一眼金光瑶当机的表情,他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确实听起来很狗血玄幻……但我们也不知道更具体的理由了。”

 

“总之就是小矮子你一片真情感天动地,小爷我大发慈悲就过来陪你啦~”薛洋本人和二次元里一样站没站相,歪靠在墙边满脸看好戏的笑容。

 

“不重要。”聂明玦说,用手背碰了碰杯壁,确认温度合适后监督着金光瑶喝了下去。蓝曦臣接话道:“重要的是,从今往后,我们都会陪着你的,阿瑶。”

 

“现在,安心睡吧。不用担心,明早起来的时候你会看到我们都还在。”

 

一篇朦胧温暖的雾汽从杯中升起在眼前弥散开,害得他眼眶湿润,鼻子也有些酸酸的。隐约看见薛洋晃了晃手中的学生证,露出可爱的小虎牙。管他是穿越还是什么的,也不想知道他们是如何在现实中存在,甚至成了在校大学生……重点是,以后再也不用沉迷手游了!!金光瑶激动地想着,连聂明玦把他塞回被子里,蓝曦臣顺便掖好了被角也还在傻傻笑着。嘛,反正来日方长,四个野男人……好男人,就活生生站在他眼前,金光瑶顶着一颗被低热烧光了智商的脑袋,在对将来的xing福生活毫无警惕的情况下乖乖睡了过去。

 

更重要的是,从此以后,他今生都将不再孤独。


fin.

————————



另外两个cp好像戏份有点少就不带tag了


评论(16)

热度(3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