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丽尔诗

一年前你最先给我风信子

【羡澄】少女情怀总是诗

私设多,双性转ooc注意

无脑短打,算是日常有感

不想认真写同人怎么办,请问有没有什么药能治orz






“快八点了,该走了。”江澄双手环抱倚在门边,紫色院服的下摆扎进高腰牛仔裤里面,修长两腿交叠着站立,提前开始酝酿高冷气场。“还在找什么,不是叫你提前准备好吗?”

 


“马上好马上好……”魏无羡还在满桌子文件堆中奋战,“女篮队的报名表呢……哦哦这儿,要带几份?”

 


江澄翻了个朝天白眼,还是很正直的回答了:“四个寝室,一共十六份。”想了想又补上一句嘲讽:“你那些新生小师妹要是知道在群里撩了她们一个暑假的女神魏师姐连班里有多少个人都记不住,估计要泪洒护城河。”

 


这边魏无羡也终于收拾好,笑嘻嘻凑过来把白嫩的胳膊搭在江澄肩上,“那是因为我心里只有晚吟师妹一个呀~”

 


江澄一个文件夹拍过去呼呼生风,临末又收力,最后变成在右颊轻轻一拍。魏无羡完全没有要躲的意思,脚尖一勾把门关的震天响,两个人仿佛连体婴一般出了门,一路上仗着夜色浓重道路僻静,拉拉扯扯败坏校风,江澄无数次试图把她柔软欧派上的魔爪扒拉下去都以失败告终。

 


结果到了新生宿舍楼下,魏无羡松手一秒钟抬头挺胸步伐带风,江澄还在整理被揉皱的衣领,目睹了街头女流氓原地切换成仙女mode,一个“你”字生生卡在了喉咙里,马上被借机调侃:“哎呀澄澄紧张啦?我已经准备好实况转播,明天校内bbs置顶就是‘大二女神师姐迎新扫楼怯场’……”

 


“闭嘴,”江澄仰起脸掀了掀一头如瀑的长发,“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还是更喜欢‘揭秘!学生会女主席的同性情感历程,附:马子回忆录’这种。”

 

然后就会看到满屏都只有晚吟你一个人的吐槽。”魏无羡在手机屏幕上划拉微信群,红色指甲油里混合的金粉反射着微光。“走吧,她们等好久了。”

 


这就是云梦学院双女神的日常,关键时刻两人还是相当上得正场,敲门进去的时候俱是举止优雅面带微笑,礼貌而亲切——然后立刻被一群穿着睡裙敷着面膜绑着压发带的小女生包围了。

 


“啊啊啊啊啊看见师姐真人了美得我原地爆炸!!!”这是举着相机满脸通红的。

 


“师姐们好师姐们辛苦了还记得我吗我就是群里那个xx师妹呀!!”这是挥舞二维码求脸熟的。

 


“我上辈子是拯救了世界吗我们班分到的两个小班导居然是双女神感谢国家感谢党给你们表演一个光速去世啊!!!”这是一颗感恩的心扑通扑通要跳出来的。

 


“师姐要吃点零食吗?我老家特产,味道一级棒吃完还可以再找我。”这是捧着土特产虔诚如供奉山品的。

 


……………………

 


两位女神师姐就算是已经在社团和学业中历经风霜摸爬滚打了一年,学院迎新还是头一回,哪里见过这种阵仗,优雅前辈形象立刻破功,连连推拒了递到鼻子底下的特产,扫完二维码加上好友又被拉着自拍,马上被发上朋友圈炫耀。在陪一堆小师妹闹哄哄傻笑了一阵子后两位师姐终于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师妹有什么问题想问吗?社团的学习的生活上的情感上的都可以,”魏无羡摆出那副招摇撞骗整个学院的标准流氓笑容,“师姐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哟~”

 


江澄还没来得及开口,被汹涌而来的新一波热情冲的头晕眼花。师妹们从脑残粉一秒变成十万个为什么,一双双眼睛闪烁着对即将到来的大学生活的无限期盼与好奇。

 


“院内社团除了团委和学生会还有哪些呢?参加太多会不会影响学业?”

 


“请问绩点是怎么计算的?和学分有关吗?”

 


“魏无羡师姐看我看我,我是你的直系师妹啊!特别想知道师姐是怎样当着学生会主席还能把绩点保持那么高的,有什么合理安排学习和工作时间的方法吗?”

 


魏无羡被小女生缠得死紧,还抽空向江澄抛去一个得意的眼神。江澄今天第二次把白眼翻上了天,扭头把长发甩出一个怒气冲冲的弧线,选择暂时屏蔽信号,不去给自己一颗已经很累的心继续添堵。

 

 

 

 

 


江澄其实很早就开始不爽了。

 

具体早到什么时候,大概是七月底一本录取全部结束,风风火火建起了学院

2017级迎新群,她和魏无羡被指派到同一个班当小班导的时候。

 


魏无羡其人,可谓天生的social butterfly,为人奔放言谈风趣,能一边撩遍全院一边女神人设不崩。顶着省理科状元的光环进的学院,偏又生的一张清丽脸蛋和含笑桃花眼,学生会工作组织得风生水起,迅速跻身大佬行列。

 


这种神级人物自然是要被扔去带一带新生小朋友的,从魏无羡建群并在群里说了第一句“欢迎师弟师妹”开始,各种艾特、打call、求眼熟层出不穷,认真问问题的和插科打诨的一样多。魏无羡被多膜拜了几次之后,福灵心至点亮了水群技能,和每一个新进群的小朋友都能聊上两句,并以“方便登记造册军训时认脸发糖水”为由哄骗萌新爆照……总之在新生中就是女王一般的存在。更有同省的新生早在自家班主任口中听过无数次这位上一届的传奇状元甩第二名将近二十分的故事,崇拜之情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江澄每次顶着一头黑线强迫自己点进新生群,都会被满眼“魏无羡女神嫁我”吓得大爆手速退出来。

 


明明她江澄也是院团委会主委,绩点也是高岭之花,怎么就比不过那个魏无羡?每逢她大发慈悲主动进群想理一理新生的咨询,都只有一串整齐的prprprprpr排过去,就不能说点有实质意义的东西来营造氛围烘托女神形象吗??!!

 


江澄很伤心,江澄很愤怒。但是最让她不爽的,还是魏无羡在群里撩师妹时,装作不经意的把当年江澄刚进大学时风靡整个学院的笑话给抖了出来。

 


时间回溯到一年前,从小独立自强的励志美少女江澄还不是那个文件夹往桌上一拍全院都要抖三抖的冷暴力女神,戴着一顶棒球帽拖着两个巨大的行李箱在新校园里迷了路。九月的骄阳烈日下,一头乌黑柔顺的长发被汗水打湿一缕缕黏在颊侧,看上去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彼时魏无羡因为嫌带行李麻烦,提前寄了EMS,结果人到学校的时候行李还在路上,背着一个帆布包无所事事地到处游荡,让江澄给认成了高年级学生。抱着“好不容易抓到一个师姐”以及一点点微妙的“这个小姐姐好好看”心理,江澄主动凑了上去:“师姐你好,请问你知道181栋怎么走吗?”

 


魏无羡看了一眼这个比她略矮一点点的女孩、烈日下泛红的小脸以及一双点漆杏目,缓缓绽开了一个堪称温柔似水的笑容:“那边我去的少不清楚,不过可以开高德陪你找。来,箱子我帮你提一只。”

 


江澄被本校师姐的美丽贴心感动得一塌糊涂,好像头上的太阳都温柔了几分,一鼓作气拖起箱子就跟了上去。对于不管什么设定的新生来说,师兄师姐都是必须要抱大腿的对象,即便平日里高冷如江澄,一路上也是从绩点学分、社团体队问到校园网速度如何、哪个食堂最好吃。魏无羡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不要太在行,信口开河胡扯一堆,竟然也把江澄唬得一愣一愣,狂叹大学生活丰富多彩,师姐真是我等楷模榜样。

 


而当千辛万苦找到宿舍,江澄放下行李发现“师姐”安定地坐在了她对面的床位上时,还本着大腿抱到底的心态殷勤送水:“师姐辛苦了,喝点水吧!”

 


旁边室友翻了翻手中贴满一寸照的花名册,奇怪回头:“师姐?这是我们同一个宿舍的吧??”

 


江澄像卡带一般定在原地,被魏师姐亲切问候:“师妹太累中暑了?来来来,师姐给你敷个降温贴……”

 


于是来之前告诫自己无数遍不可以随便动手要维持淑女形象的江小师妹,在第一天就破功暴露武力值,此后干脆破罐子破摔,在这条路上一去不复返,成为学院史上唯一一个同时获得凶神与女神称号的传奇,而“师妹”这个专属爱称也被保留了下来。

 


至于后来发现双方父母是故交好友,两个女孩是同一个幼儿园长大的失散多年的青梅,那都是后话了。

 

 

 

 

 



眼前的小师妹们的兴趣已经从自己的大学生活转移到师姐的大学生活。女生之间的欣赏是件很奇妙的事情,尤其是不同年级的女生,江澄魏无羡二人在师妹眼中无疑是标杆一般的存在,新一茬的美少女们纷纷在日记本中写下“我要成为魏学姐/江学姐那样的人”,可以说是很有志气了。

 


“师姐脱团了吗?”

 


终于问到这个关键问题了!!不知道是不是江澄的错觉,在场除了她自己所有人的眼睛都亮了一下,包括魏无羡。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江澄干笑了一声开口:“迎新群里面不是问过了吗?”

 


“不对,那次问的不一样。”

 


江澄还在愣神,魏无羡先开了口,旁边有小师妹接茬:“恩……那次问的是师姐有没有男朋友。”

 


“没错。现在回答你,我脱团了,晚吟也一样。”

 


“哇?!师姐不说真话!!”

 


魏无羡露出了让人恨不得抽死她的乐在其中的笑容:“是真话。确实没有男朋友,但是早就脱团了哟~”

 


然后一把握住江澄试图捂住她嘴的纤手,顺势把人拉到自己怀里。江澄一个重心不稳向前摔去,直直栽进了……魏无羡的D杯胸怀中。脸贴上去那一刻她心里还在走神,妈的魏无羡凭什么胸都比自己大一杯……

 


然后抬头就被吻住了。少女柔软的嘴唇和她自己一样散发着清新而沉醉的荷尔蒙气息,贴上来一触即离,但唇上残留的唇膏的橙花甜味也足够让江澄满脸通红。

 


“我日你妈……”江澄站直了身子,话说到一半卡住了,魏无羡带着笑意目不转睛,眼神中的汹涌爱意仿佛要将她淹没窒息。一旁完全被无视的师妹们一时间安静如鸡,一个个被打了僵直一样,片刻之后全部张大了嘴无声尖叫,其中一个人身子一歪坐到了椅子上,之前说的光速去世似乎已经表演成功。

 


再多师姐爱也不能拯救我们了,师妹们握拳含泪望天怒咽狗粮,然后上校内bbs用长串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和狂魔乱舞的表情包来表达内心的激动之情。

 

 

 

 

 

 



魏无羡其实也很早开始就不爽了。

 


她把江澄拉进新生群那一天起,江澄的相册立刻被饥渴的师弟师妹翻了个底朝天——然后大批邪教涌现,具体表现为每日在群里打call,把江澄的每一张照片存下来设成手机壁纸然后截图炫耀,在每一条动态下评论prprprpr……

 


江澄对此十分苦恼,在群里警告几句无果,干脆两眼一闭懒得去管。但是魏无羡不能不管啊,那是她老婆的照片!每一张都是魏无羡反复斟酌角度和取景,调试了十几种滤镜,最后珍而重之发给江澄,在她不耐烦的抱怨声中催促着她发上朋友圈的。

 


那是饱含了她爱意的杰作,浓到化不开,鲜明到无法忽视。淡紫色风衣外套的少女撑着对她来说太大的雨伞,走过草坪和林荫交界处的石子小路,红顶砖瓦的19世纪老校舍被微斜的雨丝以及背景虚化效果晕开,如同一支古旧而漫漶的掌故;而少女从这故事中走来,等待着身侧之人,忧伤而美丽。或是暑期游学项目,约翰赖兰兹图书馆的电灯被做成烛台的样式,透过层层书架取镜,少女精致的面容在莹莹烛光映衬下更显五官立体,一半隐在黑暗中平添几分鬼魅。再普通一些的就是周末去商业广场逛街时的九宫格连拍,少女皱着眉头,小心翼翼伸出粉舌去添手上那支土耳其冰淇淋,随即被冰得整张脸都皱起来,最后是杏目圆睁怒嗔拍摄者的心机无赖……甚至是从旧相册翻出来的,二人小时候一起去莲花坞玩耍时的照片,无穷无尽的接天碧叶中,两个女娃娃坐在小舟边缘,一人捧着一朵粉莲,笑得比手中的花儿更加纯真明媚。

 


她的这份爱意贯穿生命,从懵懂幼年到今日的青春少女,经历分离与重聚,终于在一个恰当的时间点燃、爆炸,将二人绑定在一起,从此在彼此的灵魂中留下无法磨灭的车辙印记。

 


魏无羡的手机壁纸、笔电屏保也无一不是江澄的照片,手机里存了上千张图,时不时被她拿出去炫耀。但是现在这帮小逼孩!!有了和她一样的照片!!天知道那些荷尔蒙分泌过甚的男孩子每天拿着她老婆的照片会做些什么,魏无羡后悔了,为什么当初每一张照片都缠着江澄发到了朋友圈里,留几张经典纪念版一人独享不好吗!!实在不行还可以订成册出一本写真集,标高价拿出去考验真爱,结果居然白白便宜了那帮新生!!

 


于是魏无羡表面上继续和师弟师妹们每天言笑晏晏,暗地里快要摁爆鼠标。她私下借了一个直系师妹的微信加进了一个叫“晚吟女神全球后援会”的群,群里成员有男有女,每天打卡内容是高喊三遍“江澄吾爱”,日常活动是互相攀比“今天女神回复了我的问题”“她只回了你五个字回了我一长句话”,以及从各类校内或校外的网站上扒出有江澄入镜的照片,一个背影半张脸也要剪出来发到群里排长队跪舔一波。魏无羡亲眼目睹看到有人在群里立毒誓,不娶到晚吟女神誓不罢休。那个男生的原话是这样的:

 


“好想让澄澄女神用小鞭子狠狠地鞭♂打♂我~~~”

 


科科,很好,这位同学我记住你了,开学让要是你进了学生会或者团委会老子就不姓魏。魏·学生会女神主席·无羡面上微笑不变,单手捏烂了一只易拉罐。

 


不过这下好了,如果那帮兔崽子再敢打江澄的主意,绝对要让他/她拥有一个终身难忘的大一生活。魏无羡心情大好地这样想着,选择性忽略了一边向师妹们慌忙解释一边向她丢来眼刀的江澄,反正今晚回去都是跪,长夜飞逝何不及时秀恩爱。她甚至想搂过江澄再来一下,或者摆好姿势让师妹拍照传播,好让全世界都知道,她们彼此相爱。虽然真的拍出来可能会有家暴现场效果……

 


“师姐我还有问题……”心率过速昏迷刚刚被抢救过来的小师妹一张小脸还是通红,“成为超级大佬的前提是不是必须有江澄师姐这样的女朋友?”

 


“错,”江澄黑着脸回答,“是必须像魏无羡这样没脸没皮。”

 


“不是哟,”魏无羡伸手调戏了一下师妹的脸颊,“是必须成为晚吟师妹的女朋友~”

 


是有趣的灵魂棋逢对手,是宿命的征召互相吸引,是漫漫长夜共同在灯光下奋战,是瘫在同一张床上开怀笑谈,是即使经历了短暂分离,却必再相见。

 


不必再说什么人生成就或高位。有你,便足以称王。




fin

评论(11)

热度(134)

  1. 天地一行者阿丽尔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