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丽尔诗

一年前你最先给我风信子

【羡澄】成人礼

现代AU,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鬼系列
觉得标题像车?不存在的,请有这种想法的同学自觉面壁背诵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X
私设多预警

魏无羡比江澄大了差不多半年。魏无羡的十八岁生日时正处于紧张的高三复习阶段,实在没法开趴,江枫眠和虞紫鸢开车到学校,把羡澄两人和一堆狐朋狗友来回分几趟接到两个街区外的一个意大利餐厅吃了一顿饭,切了一个双层蛋糕拆了一堆礼物就算完事儿了,连魏无羡跃跃欲试要打奶油大战最终也没能浪起来。开玩笑,高三呢,就算江叔叔和虞夫人同意也不想浪费一分一秒好么。倒是江枫眠还有些过意不去,觉得成年生日太简单草率,许诺暑假去北欧旅行半个月作为补偿。

但是轮到江澄的时候就完全不一样了。高校录取通知书已经到手,正是卸下一切负担真正放飞自我的时候,江家大少爷高中金榜,又逢十八岁生日,怎!么!可!以!不!开!趴!庆!祝!!

邀请的消息已经发出,偌大的客厅非常贴心的被布置成适合一堆荡漾的少男少女们狂嗨的风格。生日前夕魏无羡偷偷打电话订了一箱德国黑啤,搁在玄关处被江枫眠看到,竟然就那样一声不响地走开了。魏无羡一直暗暗观察着家长的态度,把江枫眠的默许看在眼里,高兴得当场冲过去掏出两罐在江澄面前碰的叮铃哐啷响:“师妹!明天我们可以光明正大地吹啤酒了!要不要先来两罐预热一下?”

江澄难得露出了一个堪称河鳝的笑容:“好啊。”

然后他用熟练得惊人的手法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滋啦拉开一罐,一只手掰开魏无羡的嘴灌了进去。







两个人虽然不想早睡,奈何父母在家不好半夜作妖,十一点的时候全部乖乖钻回卧房。江澄闭好门窗将空调温度调低,睡衣换到一半的时候一只手从衣服下摆伸了进来,放肆捏了一把,耳边传来魏无羡调笑吸气的声音:“啧啧,这腰我能玩一年~”

江澄的手今天第二次招呼到了魏无羡脸上,待他气定神闲换好衣服,魏无羡捂着脸在床沿翻滚惨叫:“江晚吟你要谋杀亲夫啊!!”

“亲什么?”

“亲兄,”魏无羡立刻双手指天发誓,“我说的绝对是亲兄。”

“去,滚回你自己床上去。”江澄一脸嫌弃地将魏·人形床上用品·无羡一点一点从床上推下去,后者不情不愿,口里咕哝着拉上被子。江澄伸手关掉床头柜灯,侧着身子躺好不到半分钟,窸窸窣窣一阵响后,一个温热的胸膛就贴上了他的背。江澄一把抓住环到他胸前作乱的贼手,闭着眼睛头也不回道:“别乱来,我明天生日派对。”

“就是因为你明天生日啊~你不是气我没准备生日礼物吗,”魏无羡摆出一副小姑娘家任人上下其手的模样,“喏,礼物就在这儿了随君自取~”

江澄简直要被他大言不惭给气笑了,翻了个高难度系数的白眼,可惜魏无羡对着他的后脑勺,并不能有效接收到这个白眼中包含的嫌弃。

耳郭被身后人的吐息一点点染红,江澄感受着刚刚成年的大男孩沉稳有力的心跳,终于没法忍受,翻过身和魏无羡面对着面,鼻尖都快贴到一起。“你别告诉我今晚你真打算就这样睡。”

“为什么不?”魏无羡蹭了蹭他的脸,嗓音轻柔:“想陪你守零点。”

“我又不是零点出生的。”

“咦?那是谁在今年我生日的时候卡着零点给我发祝福短信?”

在如何调侃一个傲娇江晚吟这件事上,魏无羡绝对是个中高手,江澄立即出口反驳:“那是我开夜车刷题的时候看了一眼时间顺手发的!!”

黑漆漆的房间里看不清表情,魏无羡抬手摸上江澄的脸,笑嘻嘻地揭穿他:“师妹,你都脸红啦,就别嘴犟了快让师兄来好好亲亲抱抱……”

江澄抬腿一个膝击送到一半,被唇上传来的炽热的温度打断,紧绷身体也渐渐放松下来,最后任由魏无羡搂着他缠吻。魏无羡没想到对方如此配合,兴高采烈地在他唇上反复流连,直到吻得二人都有些喘不过气来,江澄一手推着魏无羡的胸口将二人之间撑开一段距离,一双杏目中湿润氤氲而明亮。

魏无羡激动地回味了一下刚刚那个吻,立刻积极主动地向江大少爷打报告要求进一步发展,遭到无情驳回。

“来嘛~”魏无羡手脚并用扒在江澄身上,扭得活似两条发疯的泥鳅,“不要害羞啊澄澄,你马上十八岁了,应该尝试一下全新的自我~”

江澄被扭得不行:“小声点!……魏无羡你今晚什么毛病?那一丁点儿酒就把你灌醉了?”

身上的人忽然间沉默,半晌之后才传来一声幽幽地叹息:“不是啊……我这几天忽然想到啊,你看我们都不在一个大学读书,以后就不能天天在一起了……所以,就想和你多待一会……”

江澄被他突如其来的敏感心思怔住了,心底也随之柔软起来,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抬手抚上他的背,无声拍打了两下以示安慰。确实,从幼时魏无羡被接到江家开始,两个人虽然一直打打闹闹,但真要说起分开的时间,几乎从没有超过一个月的。见不到面时间一长了,不是小魏婴吵着要去找澄澄玩,就是小江澄开始闷闷不乐,苦着一张小脸不说话。他们是太亲密的家人,彼此不可或缺的伴侣。即使都是大男孩了,一时间也难以接受分离。

江澄还在心中感叹伤怀,那边兀自说下去:“……见不到就算了,我一想到我老婆这么好看,在大学里面那得多少小姑娘小伙子惦记着呀,万一被人强上怎么办?一个不小心失身了怎么办?虽然是被我老婆打一顿的几率更大……”

“………………”

“所以为了防止以上事情出现,老公我只好先下手为强咯~~”

“………………”

一点点柔情被满嘴跑火车赶得一干二净,江澄终于忍无可忍拆他的台:“魏无羡你够了没!!你学校骑车三十分钟就到我学校!!你就不会……”

“就不会什么??”魏无羡见缝插针立刻追问。

“就不会……来看我么……”

最后几个字已经微弱得几乎不可闻,江澄被乐疯了的魏无羡一把抱住,脸埋进被子里,心里哀叹悠悠苍天何薄于我,为什么要在马上就要成年的时候还这个样子被调戏,是不是昭示着以后的人生还会一直这样被这没脸没皮的流氓欺压下去……后来的事实证明这是江澄预感最准的一次。

脑袋里的思绪还在飘荡,江澄沉浸在自己恐怖的预感之中,直到前端被一只手握住才回过神来,惊得几乎要叫出声:“等等你给我住手……你手上拿的什么鬼?你从哪里掏出来的??”

魏无羡晃了晃另一只手里的ky:“就从床底下掏出来的呀。”

“床底下?我床底下??”江澄觉得自己要疯了,甚至选择性忽略了身前那只手,“你他妈……”

“是啊我一直就放在那里,你没发现吗?”魏无羡一脸无辜加惊讶,“我以为你早就知道只是害羞不肯说呢……”

江澄睁大了眼睛一口气梗在胸口,魏无羡趁机开始动作,探过头去轻轻咬住他的耳垂,手上功夫也不停。江澄被他流氓得说不出话来,半晌才从牙缝中蹦出一句:“……你他妈……今晚爸妈都在家……”

“没问题,楼层隔音效果很好,起码你从没听见过他们啪啪啪对吧。”魏无羡侧耳听了一会动静,“只要你不喘上天,他们在楼上不会听见的。”

眼看着睡裤被一把扯下来,江澄被魏无羡的抚慰,呻吟都断断续续起来。床头柜上的电子夜光时钟微弱地闪烁着,还没有到十二点。江澄前几天被普及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萝莉保护法,没过脑子的话语冲口而出,声线都在颤抖:“……魏无羡我还没成年!三年起步最高死刑!”

说完两个人都怔住了,魏无羡一下子把头砸在枕头上,闷声笑的一颤一颤的。江澄七情上面,正欲开口挽回一下,被以吻封缄。一个长长的吻之后魏无羡意犹未尽地舔舔嘴唇,笑着说:“三年血赚,死刑不亏啊晚吟师妹~”

“只要是你,就什么都好。”

话都这样说了,还能怎么办呢,当然是选择躺平接受他了。江澄认命地闭上眼睛。既然逃无可逃,干脆就当做成人礼来好好享受吧,澄澄♡~




fin

评论(16)

热度(94)